热门搜索词:高考 考研 视频教程
正在长胖的农村娃
[ 编辑:十笔长安 | 时间:2016-08-04 09:58:23 | 浏览:679次 | 来源:人民网 | 作者: ]


  山西省运城市盐湖区陶村镇的胖丫(乳名)出生8个月后体重就接近20公斤,两周岁时已达41.5公斤。(图片来源:新华社)

  这顿午饭,明宇吃了大半只鸡、三碗米饭,外加两杯可乐。刚满11岁,他的体重已经达到150斤,两个腮帮子鼓鼓的,甚至高过了鼻头。一坐下,小板凳就嘎吱嘎吱地响。在他的家乡湖北省监利县,这样的“小胖墩儿”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

  中国农村儿童正在急速变胖。

  这个结论来自《欧洲预防心脏病学杂志》今年4月份发表的一项关于中国山东农村儿童肥胖情况的研究报告。报告分析了山东省近2.8万名年龄在7至18岁、生活在农村地区的青少年儿童,时间横跨1985至2014年的30年。研究结果表明,2014年有17.2%的男孩和9.11%的女孩肥胖,而1985年两种性别的肥胖人口都不足1%。

  也就是说,在30年前的山东农村,100个孩子里或许都没有一个胖子,然而在2014年,每6个男孩和每11个女孩中就分别有一个“小胖墩儿”。

  欧洲心脏病学会心血管疾病防治发言人约普·珀克教授说:“这是我见过的儿童和青少年肥胖人口最急剧的增长。”

  该报告的联合作者山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张迎修表示,这些发现对于整个国家都有指导意义。作为农业大国,2014年中国的13.6亿人口中约有一半生活在农村地区。

  农村儿童的肥胖问题并非首次被提及,2010年,北京大学儿童青少年卫生研究所发现,大中城市、富裕乡村是我国重要的超重、肥胖流行区。全国学生体质健康调研数据显示,2005年开始,农村儿童肥胖增长率就超过了城市。国家卫生计生委去年发布的《中国居民营养与慢性病状况报告》显示,与2002年相比,2013年中国7至17岁城市儿童青少年超重率和肥胖率分别上升2.4和3.1个百分点,而农村则分别上升5.1和3.6个百分点,均高于城市。

  2015年,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采用世界卫生组织的年龄标准,对中国25个省市16000多个家庭的抽样调查结果显示,中国乡村、城镇和城市儿童的轻度肥胖及以上的比例分别为24.62%、15.04%和13.58%,农村儿童的肥胖比例明显高于城镇和城市。

  就地区调查而言,山东也并非孤例。早在2010年,杭州市就公布过学生肥胖检出率,其中农村男生为9.26%,女生为6.82%,均明显高于城市男生的4.72%和女生的2.34%。郑州一项针对1817名3至7岁农村儿童的调查显示,肥胖率为5.78%。成都市疾控中心调查数据显示,近年来,成都农村地区儿童肥胖率不断上升,其中,部分年龄段甚至超过了城市儿童肥胖率。2015年,在8岁儿童年龄段,城市女生肥胖率为8%,而农村女生肥胖率则为9.7%。

  肥胖被称为“城市病”的时代正在远去。

  垃圾食品、手机催胖了农村儿童

  张迎修在报告中得出结论:富含糖类和碳水化合物的西式饮食的负面影响逐渐在中国显现。法国的肥胖专家达维德·诺卡认为,西式饮食的引入,尤其是含高热量的美式“垃圾食品”和含糖饮料等,是中国农村儿童肥胖的重要原因。

  不可否认,在过去几十年间,部分中国农村和乡镇的繁华街道正在被肯德基和麦当劳占领。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食品安全所在2003年做的关于“中国四大城市少年儿童食用快餐频度和肥胖率关系的分析显示”,每月食用“洋快餐”超过1次的少年儿童,肥胖率显著高于不吃“洋快餐”的孩子,其肥胖的危险性是不吃“洋快餐”孩子的1.282倍。

  《中国居民营养与慢性病状况报告(2015)》指出,过去10年间,中国城乡居民谷类食物摄入量保持稳定,总蛋白质摄入量基本持平,但是,豆类和奶类消费量依然偏低,脂肪摄入量过多,平均膳食脂肪供能比超过30%,蔬菜、水果摄入量略有下降。这个变化表明城乡居民膳食正在向高脂肪、高热量、低纤维的结构转变。

  除了西式快餐的影响之外,传统的中式烹调方式如煎、炸、烤、烘、爆炒等,也有可能造成营养过剩。中餐的“香”通常源自无节制地使用烹调油。卫生部发布的《中国居民营养与健康状况调查报告》显示,城市居民平均每天高达85.5克的脂肪摄入中,其中一半多(44克)是通过烹调油摄入的。“相较于城市,一些农村地区做菜往往会放更多的油盐,”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健康所研究员张倩说,“油脂摄入过多,就导致整个能量的摄入超过身体的活动水平,从而导致肥胖。”一项调查发现,餐馆的一份炒青菜就含900大卡以及2200毫克的钠,6个猪肉蒸饺的热量为500大卡,几乎等同于煎炸食品的热量。

  互联网的普及让农村儿童的娱乐方式也发生了巨变,进而影响了他们的生活方式。从午饭后,明宇就躺在床上玩手机,几乎没动过。 “以前农村的孩子大多在外边玩,现在基本上闲下来就开始打游戏、玩手机,”中山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陈裕明说,“这也是导致肥胖的一个重要原因。”

  对于饮食结构和生活习惯来说,“城市和农村在这些因素上并没有什么明显区别,”张倩说,“都是因为吃得多动得少。”

  爷爷奶奶带大的孩子,比父母带大的孩子,肥胖率高

  对于刚刚走出食物匮乏时代、还保留着饥荒记忆的农村来说,孩子从消瘦到肥胖的转变,确实来得有些太过突然。所以,中国农村内在固有的传统观念里,依然保持着“要吃饱”的惯性,并且在无节制的进食中逐渐失控。而对于经历过饥荒年代的老一辈而言,对孩子在食物上的纵容就显得更加无可辩驳、根深蒂固。

  明宇出生后不久,父母就去城市打工了。这个由爷爷奶奶带大的“留守儿童”,从小在溺爱中成长。“在外打工的父母因为不能陪伴在孩子身边,所以心里会觉得有所亏欠,只能从物质上给予补偿,”陈裕明分析,“孩子通常会拿着钱去买爱吃的零食,祖辈对营养均衡方面也不懂,更多的是纵容和溺爱。”

  英国伯明翰大学的一项研究表明,“孩子由谁带”是儿童体重超标的重要影响因素。由祖辈照看的孩子超重或肥胖的几率,要比由父母照看的孩子高两倍以上。由两位以上祖辈照看的孩子,超重的几率更高。

  山东农村儿童肥胖情况的报告同时显示,男孩肥胖的概率比女孩高将近两倍。有专家认为,对男性的“社会青睐”,或许导致了家长认为男孩应该“更多地享用家庭资源”。

  另一方面,在大多数农村,“胖”在某种程度上依然是身体强壮、家庭富裕的象征。实际上,这是物质匮乏时代遗留下来的普遍心态,在过去,身材肥胖的人通常被视为富裕的、有权力的大人物。意大利语中的“富人”,原意就是“肥胖者”。也难怪,人类学家列维·斯特劳斯曾惊异于巴西戏剧中的英雄“故意抖动肥胖的肚皮”,然而目睹了当地的情形后,他也明白了“在一个和饥饿这么接近、这么熟悉的社会,吃得饱满肥胖所具有的诗意价值”。

  但是情况也在改变。几年前,明宇的爷爷奶奶特别自豪于自己白白胖胖的大孙子,然而随着他体重的不断失控,老一辈脸上就再也没了笑容,更多的是“发愁”。“农村也慢慢开始意识到,过度肥胖并不是一件好事。”陈裕明说。

  肥胖身型背后是经济负担

  中国农村肥胖儿童问题其实也是世界肥胖趋势的一个缩影。

  多项研究表明,由于社会经济发展存在差异,不同国家之间以及同一国家的城乡之间,儿童的肥胖状况呈现出明显的不同。通常而言,随着经济发展,发达国家儿童的肥胖率会率先走高,而发展中国家的肥胖率在经济增长之后随之跟上。

  但是,这一相关性随着经济的进一步发展也会迎来拐点,人们对健康和体型的理解和态度也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国家的身型,肥胖率可能因此进入平台期或下滑。而将视野缩小到国家内部,在发达国家,低收入家庭儿童的肥胖发生率也显著高于高收入家庭的儿童,发展中国家的情况则刚好相反。

  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副研究员顾佳峰介绍,美国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儿童医院医学中心1998年对美国不同收入的家庭进行访谈调查发现,美国低经济收入家庭常有以下观念和行为:害怕婴儿没吃饱,过早地喂米、谷类和其他固体食物,尽量满足儿童对食物的需求,却忽视体重,造成孩子肥胖。这也是美国低收入家庭儿童的肥胖问题高于高收入家庭的原因之一。

  据《国际儿童肥胖杂志》去年公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到2020年,美洲地区超重儿童数量将大幅增加,从目前占儿童人口总数的1/3上升为1/2。欧盟国家的肥胖儿童比例也将从现今的25%增加到38%。而中国儿童也将成为一支重要的新生力量,到2020年,每5个儿童里,可能就有一个体重超标。

  在现代观念看来,肥胖早已不是一种“富态”,而是一种疾病。美国医学会在2013年提出,肥胖不仅是其他疾病的诱发因素,同时也是一种真实的疾病状态。这意味着医学界对肥胖的认识已从“公共卫生问题”向“慢性疾病”转变。对于儿童而言,肥胖或许有着更大的健康隐患。

  “儿童期肥胖会更容易、也更早地演变为成人肥胖。”陈裕明说。据研究,学龄期儿童肥胖转变为成人肥胖的危险度是非肥胖儿童的3.9至5.6倍,大约有42%到63%的学龄肥胖儿童将转变为肥胖成人。

  儿童肥胖还将成为其成年后出现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胆结石、肾脏病、脂肪肝、猝死、乳腺癌、痛风等疾病的诱因。国际肥胖研究协会主办的《肥胖综述》月刊2012年公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在17岁以下的青少年儿童中,有1/3的孩子出现了至少一种心血管危险因素。中国有170万青少年饱受糖尿病之苦,另外还有2770万人被认为是糖尿病前期,12至18岁的孩子中有1.9%患有糖尿病,相当于美国同龄人的四倍。

  与疾病随之相伴的,是巨大的经济负担。根据中国疾控中心的一项调查,2003年中国超重和肥胖所造成的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脑卒中的直接经济负担分别为89.7亿元、25.5亿元、22.6亿元和73.3亿元,4种病合计归因于超重和肥胖的直接经济负担高达211.1亿元人民币,占4种病合计直接疾病负担的25.5%。而目前超重和肥胖所造成的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脑卒中的直接经济负担,分别占2003年中国卫生总费用和医疗总费用的3.2%和3.7%。

   另一方面,肥胖还会造成心理问题,社会交往能力也会受到影响。“与体重正常的同龄人相比,肥胖青少年更容易情绪低落,形成自卑心理和自闭性格。”中国营养学会副理事长马冠生说。

  对于农村儿童肥胖现象的激增,张倩认为要从孩子、学校、家长、社会多方面加以宣传教育,达到预防遏制的目的。

  “中国农村儿童肥胖问题已经开始浮现。”张倩说,但她也认为不能以偏概全。在她看来,农村儿童肥胖现象仅仅存在于部分经济发达地区,而在西北等经济落后地区,儿童营养不良的问题依然严重。“农村的儿童肥胖现象不容忽视,但就全国来看,目前最主要的问题还是营养不良。”

  来源:中国青年报


分享到:
】 【打印繁体】 【投稿】 【关闭】【评论】 【返回顶部
[上一篇]高考改革成效取决于“公平”与“.. [下一篇]假期孩子变成“手机控” 怎样戒掉..
评论
称呼:
验 证 码:
内容: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