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词:高考 考研 视频教程
萨特的自由世界
[ 编辑:梦在远方 | 时间:2015-08-20 15:29:40 | 浏览:891次 | 来源:腾讯网 | 作者: ]

  [摘要]萨特拒绝领取诺贝尔文学奖,是他传奇一生中的一个小小的插曲,了解他思想的人并不会讶异于他的选择。




  1980年4月15日,法国哲学家和作家萨特逝世,政府为其举行国葬, 五万人追随他的灵车在巴黎为其送行。萨特在20世纪的法国文坛上具有无可替代的地位和影响,被公认为20世纪的伏尔泰和雨果。

  美国哲学教授托马斯·弗林对萨特的哲学思想进行了研究和梳理并于最近发表了《萨特:哲学传记》(Sartre: A Philosophical Biography)一书,书中为萨特的精神世界提供了专业的向导。

  萨特是存在主义的重要代表,也是当代法国著名的哲学家、文学家和社会活动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后,法国处于危机四伏、矛盾重重的情况下,萨特在总结胡塞尔、海德格尔等人思想的基础上提出其自由哲学。


  “人命定是自由的”


  萨特的一个主要观点是人类有绝对的自由。这一理论的前提是不存在造物主。“上帝已死”,尼采名言可以看作萨特哲学的一个基本前提。萨特用裁纸刀来作比喻,在制作者制作裁纸刀之前,制作者脑中先产生了裁纸刀的观念,这种观念即事物的本质。但是人类与此不同,因为没有造物主的存在,所以也就没有预先存在的“人的本质属性”。所以对人而言,“存在先于本质”。

  所以,人就不能用一种天生的现有的人性来解释自己的行动;也就是说,对于人,没有决定论。人是自由的,人就是自由。另一方面,如果上帝不存在,人就没有价值和戒律说明人的行为是正当的。没有价值领域。所以,萨特在《存在与虚无》中,提出了“人命定是自由的,他把整个世界的重量都担在自己肩上:作为存在的形式,他对世界和他自己负责。”因为一个人并不是自愿存在于世的,然而一旦存在,他就是自由的;但同时他要对自己所做的一切负责。

  “自由就是人的规定,人的意志、情感乃至整个存在都是自由的。”他认为,人的一生就是一连串的选择,无论我们的存在是什么,都是一种选择,甚至不选择也是一种选择。自由就是选择的自由,这种自由的选择是无条件的,不需要什么根据和标准。因此人就按照自己的意志而造就他自身。”于是他断言: “人,不外是由自己造成的东西,这就是存在主义的第一原理。”“懦夫是自己变成的懦夫,英雄是自己变成的英雄。”


  超越婚姻的爱情


  萨特的这种自由思想也渗透到他的婚恋生活中。他和波伏娃是生活和事业中最亲密的伴侣和知己,这种关系保持了50多年,但是并没有结婚。波伏娃也是法国存在主义思想运动的代表,她的名著《第二性》是当代女权运动的旗帜。

  萨特不赞成结婚,主张两性关系的多伴侣化,反对婚姻的静止性,多方接纳来自异性的诱惑。他希望与波伏娃共同建设一种自由、平等、相互信任、相互给予的超越传统的爱情关系。萨特曾经跟波伏娃说过,“我们之间的爱,是一种真正的爱。但是,如果我们能同时体验一下其他意外的风流韵事,那也是件乐事。”波伏娃赞同这一观点。波伏娃曾说:“我们毫不怀疑地根据自己的意志行事,自由是我们惟一遵循的原则。”

  所以,波伏娃的女学生(也是她的同性恋人)就有可能成为萨特的情人。她的自传性小说《女宾》,演绎的就是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性爱生活,波伏娃称之为“三重奏”。三人平等相处,共享性爱之乐,彼此互不妨碍,但也不拒绝三人同居。萨特还为这个女生萌发了写剧本的想法,结果是,他的第一部剧本《苍蝇》就是由这位女生担任主角的。演出大告成功,女生一举成名,萨特也由此进入戏剧创作领域。同样的,萨特的男学生也可能成为波伏娃的情人,事实正是如此。

  这种向外扩张的爱情关系在他们之间都是公开进行的。尽管也有因情而生发的各种摩擦,但他们大致相信:人与人的关系需要不断地加以创造发展,没有一种人际关系的形式是不可改变的,也没有一种人际关系的形式是不可能创造出来的。

  在不断更迭的性伴侣中,无论是爱情的甜蜜还是厌倦的失落亦或是孤独,种种苦乐,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所有的结果都由他们自己承担,他们践行着自己的哲学理论。


  诺奖荣誉置度外,一心只做自由人


  萨特拒绝领取诺贝尔文学奖,是他传奇一生中的一个小小的插曲,了解他思想的人并不会讶异于他的选择。

  1964年10月22日,瑞典文学院正式宣布,将该年度的诺贝尔文学奖授予萨特创作的《词语》。授奖的理由是因为他的“充满自由精神及探求真理的创作,已对我们的时代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然而,出乎人们意料的是,萨特对诺贝尔文学奖根本不感兴趣。他早就从法国的《费加罗报》上得知,自己有望获得当年的诺贝尔文学奖,于是在10月14日写信给瑞典文学院秘书长,礼貌地婉拒列入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名单。不巧,瑞典文学院秘书长外出度假,没有看到这封信,因此投票照常进行。

  大奖结果公布那天,萨特有意避开了媒体的追踪采访,像往常一样带着女友波伏娃来到他经常去的那家餐馆用午餐。

  萨特获得诺贝尔奖的消息传来,法国人欢欣鼓舞,萨特自己却很失望。当日下午还是在那家餐馆,他写了份拒绝领奖的声明:“一切来自官方的荣誉我都不接受,我只接受不受任何限制的自由。”

  因这一特立独行的举动,萨特立即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记者们像影子一样跟着他,他不得不发表简短的讲话:“我希望我的书能由那些想读我的书的人,而不是那些沽名钓誉的人来读……我拒绝荣誉称号,因为这会使人受到约束,而我一心只想做个自由人,一个作家应该真诚地做人。”说完他做了一个表示结束的手势,但记者们毫无去意。当跨进门的时候,他回头对仍然不肯罢休的记者说:“我不希望自己被埋葬。”

  如果真正了解萨特的哲学思想以及一贯的为人处世原则,就会认识到他拒领诺贝尔奖其实是再自然不过的一件事。


分享到:
】 【打印繁体】 【投稿】 【关闭】【评论】 【返回顶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国际人文大奖“克鲁格奖”颁布:..
评论
称呼:
验 证 码:
内容: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