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词:高考 考研 视频教程
色之魅——克里姆特
[ 编辑:若相惜 | 时间:2015-09-09 16:52:33 | 浏览:1371次 | 来源:中国学校文化创新网 | 作者: ]

    

    

    

    

    女孩肖像 Head Slightly Turned Left, 1879

    

    

    雕塑的寓意Allegory of sculpture,1889

    

    

    女人肖像Portrait of a Woman, 1899

    

    

    金鱼

    Les poissons rouges, 1901-1902

    油画 181x66cm 瑞士所罗桑美术馆藏

    

    

    桦树与农舍Farmhouse with Birch Trees, 1903

    

    

    阿黛尔·布洛赫·鲍尔夫人的照片

    

    

    

    The Kiss ,,1907-08/ 180 × 180cm

    银,金叶,布面油画

    收藏于奥地利美术馆

    

    

    古斯塔夫·克里姆特,维也纳分离派绘画大师奥地利画家。1862年7月14日生于维也纳郊区布姆加特,1918年2月6日卒于同地。早年受业于维也纳工艺学校。1890年加入维也纳美术家协会。作品吸收古埃及、希腊及中世纪诸艺术要素,将强调轮廓线的面和古典主义镶嵌画的平面结合起来,创造出一种独特的富有感染力的绘画样式。代表作为《埃赫特男爵夫人》又名《艾蒂儿肖像一号》。1897年退出维也纳美术家协会,另组织维也纳分离派。其他作品还有藏于奥地利美术馆的《吻》。

    是在奥地利新艺术运动中产生的著名的艺术家组织,大约盛行于19世纪后20年及20世纪前10年西欧地区。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的一批艺术家、建筑家和设计师声称要与传统的美学观决裂、与正统的学院派艺术分道扬镳,故自称分离派。它是欧洲新艺术运动的一部分,基本上是一种装饰性的艺术,唯美主义是推动这个艺术运动的关键。分离派作为一个艺术流派,该派艺术家的创作具有象征性、装饰性的新风格。1898年到1905年这段时间是分离派的黄金时代,随着艺术观点的分歧,尤其是克里姆特的退出,分离派逐渐涣散,以致最终解体了。

    早年与教育

    克里姆特生于邻近维也纳的鲍姆加登,在家中三子四女中排行老二。家里的三个儿子在幼时都展现了艺术的天分。克里姆特的父亲恩斯特·克里姆特是名来自波西米亚的黄金雕刻匠,妻子安娜·克里姆特则梦想从事音乐相关工作,但一直没有实现。克里姆特小时候家境一直很贫困,当时职缺稀少,移民的经济发展十分艰苦。

    1876年,克里姆特获得了前往维也纳艺术工商学校(Kunstgewerbeschule)的奖学金,并在该校就读至1883年,受训成为一名建筑学画家。当时,他崇敬一流的历史画家汉斯·马卡特。克里姆特欣然接受了保守主义的训练;他早期的作品可被归类为学院派。1877年,他的兄弟恩斯特,跟随其父的脚步,成为一位雕刻匠,亦进入该校就读。两兄弟与朋友法兰兹·玛兹曲一起工作,1880年,他们以团体「画家集团」之名,受委托办理了许多任务,并帮助他们的老师为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创作壁画。克里姆特以创作室内壁画与为戒指路上大型公共建筑的天花板作画,其中包括成功的系列「寓意与象征」(Allegories and Emblems),展开了他的职业生涯。

    1880年,克里姆特从皇帝弗朗茨·约瑟夫一世得到了黄金勋章,彰表他为维也纳宫廷剧院的壁画所做的贡献。克里姆特也成了慕尼黑大学与维也纳大学的荣誉会员。1892年,克里姆特的父亲与兄弟恩斯特皆逝世,克里姆特必须承担其父与兄家中的经济责任。这次的悲剧也深深影响了克林姆的艺术理念,很快的克里姆特便转向开创了新的个人风格。1890年代早期,克里姆特认识了艾蜜莉·芙洛格(Emilie Flöge),尽管他与其他女人纠缠不清,芙洛格仍成了克里姆特终其一生的伴侣。他与芙洛格的关系是否只限于肉体仍是争议不断,但那时期的克林姆至少有了14个小孩。

    克里姆特早期作品基本上采用古典主义表现方法,以神话和寓意为主要题材及以严谨的造型和浓厚的色彩为其特征。透过这些画作可见他极具天赋且功底坚实和想象力丰富。

    维也纳分离派时期

    1897年,克里姆特等人创办了维也纳分离派(Vienna Secession),克林姆并担任了该派的期刊《圣春》(Ver Sacrum)的总裁。克里姆特待在分离派一直到1908年。维也纳分离派的目标是提供年轻的非传统创作者一个发表的平台,替维也纳带来外国画家的优秀作品,并自行发行杂志来展示团员的作品。分离派声明没有任何宣言,也不主动鼓励任何显著的风格,自然主义、写实主义与象徵主义和平共存。政府支持他们的目标,并给予公有土地的租约以建立展览厅。

    《朱迪思和霍洛芬斯》是流露克里姆特表现赤裸裸的性的欲望的一幅代表作。它是以圣经《旧约》中的传说人物为依据:朱迪思是修利亚城一位美貌的寡妇。公元3世纪时,亚述王国的大将霍洛芬斯围攻修利亚城,朱棕斯为援救城市,潜入敌营,以美貌接近霍洛芬斯,刺死大将后,即挟其首级进城,从而使修利亚城得以解围。克里姆特没有强调她的英雄行为,而突出了她的淫荡和残忍。

    在长方形的画面上安置着不同情态的裸女,若现若隐,流动的曲线和明亮的裸体使画面充满生命的活力。画家巧妙地运用不同的曲线变化和色块构成图案似的画面,装饰中有写实,抽象中杂着具象,画风独特。这幅画是克里姆特为维也纳大学制作的壁画正引起激烈争论时候的作品。克里姆特为了对众多攻击自己的人实施还击而创作了这幅作品,他曾打算为这幅画起名《给我的批判者》。画中最显眼的人物表情似乎带有一些怪僻而且颇为性感,画家似乎要强调臀部之大而从下方描绘这名女子,克里姆特是要以这样无礼的姿势让批评者观看。当然,这幅《金鱼》也遭到了批评。作品完成后马上在杜塞尔多夫展出,但展览会的主办者提出了一个请求,为了不使将宣布展览会开幕的萨克森土国(1918年以前位于德国中东部)的阜太子受到刺激,希望摘下这幅绘画。克里姆特在这段时间受到了无休止的攻击。与克里姆特的多数绘画作品同样,这幅《金鱼》中也没有什么隐含的意思,描绘装饰性的裸体是其主要目的。但女子的鲜红色头发,是世纪末的艺术家表现具有魔性的女子时所喜欢使用的符号。女人与水的组合图像也在世纪末的绘画中频繁登场。

    1902年,克里姆特为第十四届维也纳分离派展览完成了《贝多芬横饰带》,展览主题是对作曲家的褒扬,以一座不朽、色彩斑斓、马克斯·克林格尔所制的雕塑为号召。横饰带只为展览而作,克里姆特以亮眼颜料将之直接画上墙壁。展览结束後,画作被保留了,但直到1986年前才开始公开展出。

    此时期的克里姆特并不因公众任务而局限自己。1890年代末期开始,他与芙洛格一家在阿特尔湖岸共度了一年一度的暑假,并在当地画了许多风景画。这些作品构成了除了图形之外,唯一让克里姆特认真投入的风格。正式而言,风景画是以相同的精制图样为特徵,强调结构、有象征意义的碎片。克里姆特成功的使阿特尔湖的作品的深处扁平成为单一平面,人们相信克里姆特以透过望远镜观察景色的方式,创作了这些画作。

    1894年,克里姆特受托为维也纳大学大厅创作天顶装饰作品,《哲学》、《医学》、《法学》三幅画创作完成,但作品除激进的主题与取材遭到排山倒海般的批判外,更被直批“色情”。作品最终未被采用。这三幅为1907年最后的状态。

    克里姆特舍弃了传统的寓言与象徵手法,而使用了更公然表达性欲的新颖表达方式,因此招来了更多纷扰。公众的抗议从四面八方而来--政治、美学与宗教。因此,克林姆的三幅画并没有被放上大厅的天花板。这是克林姆所接受的最後一个公众任务。1945年5月,克里姆特的三幅画被党卫队销毁。他的《真相》(Nuda Verita,1899)解释了他更进一步动摇传统的企图。毫无掩饰的裸体红发女人手握著真理之镜,上方引用了席勒风格的字体,写著:「如果你不能以你的成就与艺术满足所有人,那麼满足少数人吧。满足全部便坏。

    巅峰:金色时期

    克里姆特的「金色时期」为他带来了正面评价与成功,并被认为是克里姆特的巅峰时期。克里姆特此时期的作品常使用金箔,夺目的金色可於《帕拉斯·雅典娜》(1898)与《朱迪斯一号》(1901)首次见到,金色时期最著名的作品则是《艾蒂儿画像一号》(1907)与《吻》(1907 - 1908)。克里姆特很少旅行,但皆以其美丽马赛克镶崁工艺闻名的威尼斯与拉文纳,则很有可能是克里姆特得到金色与拜占庭式画风的灵感的旅行地点。1904年,克里姆特与其他艺术家於奢华的史托克列宫,富裕比利时企业家的住家进行合作,其亦是新艺术时代最堂皇的建筑物之一。克里姆特负责餐厅的部分,贡献了包括《实现》与《期望》等他最杰出的装饰作品,他曾为此公开表示:「大概是我装饰作品发展的巅峰了。」1907年至1909年间,克林姆画了五幅关於社会女性受包裹於软毛中的油画。他对女装的喜爱,在许多芙洛格展示她所设计的服装的照片中表露无遗。

    於家中工作与放松的同时,克里姆特通常穿著凉鞋与长外袍,并不著内衣。他的简单生活稍像是隐居,献身於艺术、家庭与分离主义运动之外的小事,且避免咖啡社交或与其他艺术家的交际。克里姆特的声誉常吸引许多支持者到家门来。他作画的步骤总是经过深思熟虑,有时小心仔细,需要漫长的时间持续作画。尽管克里姆特对性十分活跃,他对风流韵事仍保持谨慎,并避免丑闻。

    克里姆特曾写过一些关於他所见事物与作画手法的事。他常写明信片给芙洛格,但没有写日记的习惯。克林姆在一个被称为「对没有自画像的注解」的珍罕书写纪录写道:「我从来没画过自画像。我对把自己当作绘画主题,比画其他人更缺乏兴趣,而女人优先重要……。我没什麼特别的。我是一个日复一日、日以继夜地画著的画家……任何想更了解我的人……应该谨慎的看看我的画。」

    克里姆特强调个人的审美趣味、情绪的表现和想象的创造,他的作品中既有象征主义绘画内容上的哲理性,同时又具有东方的装饰趣味。他注重空间的比例分割和线的表现力,注重形式主义的设计风格。他那非对称的构图、装饰图案化的造型、重彩与线描的风格、金碧辉煌的基调、象征中潜在的神秘主义色彩、强烈的平面感和富丽璀璨的装饰效果,使画面弥漫着强烈的个性气质,对绘画艺术和招贴设计产生了巨大而又深远的影响。克里姆特的作品提升了招贴的艺术品位和价值,同时也使他名扬四海。

    克里姆特的艺术深受荷兰象征主义画家图罗普、瑞士象征主义画家霍德勒和英国拉斐尔前派的比亚兹莱等人的艺术影响,同时吸收了拜占庭镶嵌画和东欧民族的装饰艺术的营养,致使他的画具有“镶嵌风格”。后来由于他对色彩强烈、线条明快的中国画以及其他东方艺术发生兴趣,致使他的画风又发生新的变化。他还使用工艺的手法采用羽毛、金属、玻璃、宝石等材料,以平面化的装饰图案组成他的艺术品,使作品具有华丽的装饰效果。

    在他的作品中构图严谨细致,除人物面部和身体裸露外,其余的服饰和背景都充满着抽象的几何图案,这种修长变形与写实相结合的造型,被包围在充满抽象、象征的甚至神秘意味的气氛中,具有花坛般的装饰美。但是,在那绚烂豪华的外表里边,却也蕴含着人类苦闷、悲痛、沉默与死亡的悲剧气氛。

    《吻》,是克里姆特的代表作之一。

    《吻》是一幅抽象主题的寓意画,他要表现的不是某个具体的人的爱,而是人类的普遍的共性之一:对异性的性爱。这幅画在风格上带有浓郁的伤感情调,也带有浓郁的东方装饰风味,可说是克里姆特画风的最典型的作品,它充分展示了画家独有的艺术特色。画面上所表现出的爱情,从总的氛围来看,是哀愁与感伤,而不是欢乐与兴奋,甚至还带有某些颓废的色彩。那个高高的男性正紧紧地拥抱着他心爱的情人在亲吻,女人仰着头,闭着眼,似乎正沉浸在恬静而又迷茫的爱情之中。她的双膝慢慢地滑向铺满鲜花的地上,一只手轻轻挽住爱人的颈脖,另一只手和男人的交织在一起。身躯倾斜,正扑向爱人的怀抱。两人紧紧地依偎在一起,而从女人的肩、臂、足以及男人的颈、背来看,他们都被装饰得璀璨的斗篷包裹起了赤裸的身体,融入沉醉的情绪中,好像正欲从吻进一步使爱得到升华,因此有的评论家认为《吻》是表现“色情内容”的作品。可是也有评论家持相反的意见,以为从《吻》的境界所反映出来的是苦涩,而非幸福;是伤感,而非热烈,它给人的启示是青春短暂,爱情虚幻。

    

    

    

    

分享到:
】 【打印繁体】 【投稿】 【关闭】【评论】 【返回顶部
[上一篇]梵高年里我们争论着梵高 [下一篇]爱德华·维亚尔
评论
称呼:
验 证 码:
内容: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