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词:高考 考研 视频教程
梵高年里我们争论着梵高
[ 编辑:梦在远方 | 时间:2015-09-27 10:21:39 | 浏览:799次 | 来源:凤凰网 | 作者: ]



  “我想通过绘画安抚人心,就像音乐一样。”——文森特·梵高

  “我带我的三个孩子去看展览,孩子们经常不到五分钟就开始对那么好的作品感到无趣,他们不停地问我为什么这些画不能动、不能摸又不能互动,它们为什么不能有音乐呢?……两年半之后我和我的团队实现了孩子们的梦想。”澳洲出品方GE公司总裁布鲁斯·皮特森这样说。

  2015年是梵高逝世125周年,尽管并不是特别重大的整数年,但世界各地的艺术机构都按捺不住对这位伟大艺术家的热爱,纷纷推出主题展。

  从比利时蒙斯美术馆“梵高在博里纳日”展出大约70件梵高绘画和素描作品开始,又有法国梵高基金会的“梵高素描”,荷兰米勒博物馆的“梵高与同时代的画家”,挪威蒙克博物馆的“蒙克与梵高”,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梵高:玫瑰与鸢尾”,加上此次美国、意大利、俄罗斯、新加坡、智利、土耳其、以色列及中国巡回展映的“不朽的梵高”感映大展,2015可谓是不折不扣的艺术“梵高年”。

  而在即将到来的2016年,由荷兰梵高博物馆打造的“邂逅梵高”多维体验巡回展也将落地北京。

  “感映”也好,“多维”也罢,终归都是数字影像,数字影像能否替代原作进行展出的争论也在坊间开始。事实上,“不朽的梵高”落地中国,从开始宣传以来,虽然叫好声一片,但质疑和吐槽声也始终未断。

  对习惯于国家博物馆公益展出的观众来说,120元的票价显然是高昂的。此次“不朽的梵高”展刷新了美术展览的票价榜,此前来华最贵的商业展览莫过于去年上海K11的莫奈展,票价100元,但是那仍然是一个“幅幅是原作”的展览。观众花了这么贵的票价进来,看不到梵高的真迹,看不到那块画布,而正是100多年间能够站立在同一块画布前,才足以连接起现代的世人与那个疯狂的天才。如果没有那块画布,我们为什么要去看展览?

  也有评论认为,“吞噬笔触与氛围”的数字映像是在消费梵高,让梵高沦为“梵高爆款”。

  据说澳洲出品方的初衷也是希望推出梵高原作展,但在与荷兰梵高美术馆协商的时候发现想要推出梵高的全部“真迹”进行世界性巡展已是不可能实现的任务,用投影仪感映技术进行资料整合和编排才被提上日程来。除了梵高美术馆的馆藏,出品方还在全球范围内收集了相关所有资料进行了影像加工,展出的3000余幅光影画面就此得来。

  而通过复制品及数字影像来展示梵高作品,也得到了梵高美术馆馆长阿克塞尔·鲁格的肯定。他说:“梵高生前就希望将自己的作品与更多的观众分享,将他的作品以各种方式普及,让更多的人看到,应该是他的心愿。”

  对于票价过高及无原作的吐槽,展览的中国主办方也并不讳言这是个纯商业行为的展览。策展人周谊对媒体透露,自己也是2014年7月在彼得堡观看完这个展览之后,才决定与出品方合作这个项目的。“这个展览最重要的意义是艺术普及,降低艺术欣赏的门槛。如果大家没有机会去荷兰等地的美术馆看原作,这会是一个很好的认识梵高的机会。”

  事实上,我想大部分中国人如我一样,得以观看“原作”,也仅仅是近几年才有的事儿。从一枚不折不扣的文艺少女到文艺女青年再到不再那么文艺的女中年,我也是刚刚才踏上看“原作”的旅程,甚至至今并没有到过荷兰,也并没有看到过几张梵高的原作。

  回忆遥远的文艺少女岁月,19岁时我得到一份今天想来仍觉奢侈的礼物,那年哥哥送我一套英文版的梵高画册,上下两册,548块人民币,购于中图,而我的父母那时,每人每月的薪水也才两百多元——用两个多月不吃不喝的薪水去买下一本画册,现在想来真的是几近疯狂。

  想想那会儿活在印刷品世界里的我们,怎么可能会有人说:一张原作都没有的展览?切,谁会去?!

  19岁时我不曾想象到世界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而未来,更新鲜的艺术品展览方式会不会出现甚至成为主流,都未可知。


分享到:
】 【打印繁体】 【投稿】 【关闭】【评论】 【返回顶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色之魅——克里姆特
评论
称呼:
验 证 码:
内容: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